宋美龄四十年前“谋杀”蒋介石的真相

2016-07-08 20:07:32   来源:http://www.cn-gov.com 中国猎奇报道   点击:

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生活照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突然撒手人寰,病亡卧榻。对于蒋介石死亡原因在台湾岛内一时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说,蒋介石的死亡是因为夫人宋美龄早在四个多月前,即1974年底的一次“谋杀”。如今,此事已经风风雨雨过去了四十年,究竟当时真相如何?据说,一部台湾岛内推出的新书《蒋介石死亡之谜》终于揭开了当年宋美龄“谋杀”蒋介石的历史真相。

  一、阳明山车祸“减我阳寿二十年”。

  蒋介石1949年兵败台湾,身体一直并无什么不好的情况。然而,发生于二十年后台湾阳明山的一场车祸,才真正让他元气大伤。

  1969年9月16日,蒋介石在参加完军事会议后,下午时分,习惯性地与宋美龄到台北近郊阳明山兜风。五点钟左右,在回到阳明山的路上,迎面而来的军车速度太快,导致蒋介石的座车司机慌神,误把油门当成刹车,车子撞上前面的引导车。蒋介石与宋美龄当场受重伤。蒋介石心脏受创,当时没有立刻发现。后来发现蒋介石在车祸中心脏主动脉瓣膜受到重创,情况进一步恶化,有明显扩大的现象。

  当时蒋介石已年过八旬,这场车祸对他来说无疑是没顶之灾。在随后的1970年的春天,蒋介石在与严家淦会谈时就曾经郁闷地说:“永福车祸,减我阳寿二十年。”蒋介石所说的永福车祸,指的就是阳明山车祸。

  二、蒋家的冷战引发蒋介石身体每况愈下。

  1972年,蒋家发生“逼宫”事件,更使风烛残年的蒋介石心情蒙上一层阴霾。当年,宋美龄为保举其外甥孔令侃多次与蒋介石发生口角,两人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直至最后发生家庭“冷战”。

  宋美龄与蒋介石夫妻之间的冷战很微妙,就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不一起散步,不一起吃饭。”这场冷战一直持续了三、四个月。由于蒋介石的坚持,最终没有同意宋美龄推举的人选,但由于身心疲惫,蒋介石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其实,蒋介石有关岛内事务,向例不允许宋美龄插手,惟独对美“外交”事务例外,蒋介石相当尊重宋美龄的意见。从1972年9月开始,蒋介石摄护腺炎复发,直至1974年11月间。蒋介石虽在病中,但病况大致仍可控。但12月1日却成为蒋介石身体状况的分水岭。

  当时,蒋介石卧病在床,医疗事务则由宋美龄一把抓。当上了“行政院长”的蒋经国,尽管接掌了大多数的政务,士林官邸内的事务绝不轻易碰触,更不敢过问宋美龄的决议。

  蒋介石患病昏迷期间,官邸重要事务惟宋美龄马首是瞻。宋美龄十分宠信外甥女孔二小姐,而孔二小姐的外行硬充内行,经常捅出许多纰漏来。宋美龄非但从不追究,而且深信不疑,溺爱有加。孔二小姐每出馊主意,宋美龄总是深信不疑,但是,动辄却铸成难以挽救的错误决策。

  1974年11月间,根据历次肺部X光摄影显示,蒋介石肺部积水仍然未见改善,但是,蒋介石病情既未见恶化,也未因肺积水感觉任何不适。当时蒋介石已从“荣民总医院”搬回士林官邸,蒋介石心情极为愉快,食欲也不错,体重也随之增加,说明其健康状况有显著起色。当时蒋介石的病情医疗小组主张暂时按兵不动,不宜贸然抽取肺部积水,以免节外生枝。

  三、远来和尚会念经,十年御医不如一朝洋医。

  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号称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却向宋美龄鼓动,声称她和哥哥孔令侃在美国找到了一位世界名医,又是一个洋华佗,可以抽出蒋介石的肺部积水,让蒋介石身体快速复原。宋美龄听孔令伟把这洋医师说得如此神奇,大感兴趣,如果蒋介石能迅速康复,即刻上班,“第一夫人”的权力方得确保。当下命令孔令侃、孔令伟兄妹赶紧把这位旷世名医请来台湾。

  1974年11月底,孔氏兄妹把这位美国名医千里迢迢从美国请到台湾。这位名医是美国某知名大学外科主任兼教授哈医师。哈医师风尘仆仆刚到士林官邸,宋美龄待他宠若上宾,和他促膝长谈。宋美龄一相情愿地认为,与君一席谈,胜过医疗小组三年的病榻旁苦心照顾。

  哈医师看过蒋介石一长串病历表之后,提出他的一套理论,他认为,应该在蒋介石病情尚称稳定的此刻,赶紧施行肺部积水抽出手术,以便做进一步的治疗,如此一来,才有康复希望。

  宋美龄一听,康复有望,自然是十分高兴。但是,蒋介石的医疗小组成员,认为抽肺积水是一种“过激之治疗方法”,对治疗只会适得其反,使病人发生不可预测的危急后果。而哈医师依旧坚持他的专业判断,认为抽出肺部积水是蒋介石康复的惟一机会。

  四、宋美龄践踏医师专业,“御医”找蒋经国评理。

  医疗小组成员认为,他们长期照顾蒋介石病情,非常清楚他的体质和病史,现有的治疗方法固然不能很快让蒋介石痊愈,但持续善加保养,尚可维持病情稳定一段时期。如果一旦使用过于急切的治疗方法,恐怕欲益反损,得不偿失。

  心心念念认为“远来和尚会念经”的宋美龄,对医疗小组提出的反对意见,完全不当一回事看待,仍执意要听从洋医师的意见,作背部穿刺手术抽取肺脏积水。医疗小组的医师们担忧,宋美龄如果尽信洋医师,怀疑且推翻医疗小组原本稳健而安全的治疗方法,势必造成难以挽救的后果。

  五、蒋经国无能为力,宋美龄强渡关山。

  医疗小组的医师本于专业职责,和对蒋家的一片忠心,苦口婆心,仍然拗不过一意孤行的宋美龄。这群台湾的“御医”们,迫于无奈,只有私下跑去见蒋经国,要蒋经国帮忙劝阻宋美龄独断独行。医生们衷心表示,美国医师并不清楚蒋介石的病史,而且中国人的体质、体型比较纤细,明显和白种人不同,如果美国医师光是凭着阅读蒋介石的书面病历资料,骤下诊断并进行肺部穿刺手术,是相当危险的。医疗小组也一再向蒋经国抱怨,宋美龄屡屡偏听孔二小姐的非专业意见,洋大夫又执意要抽取蒋介石肺部积水,万一有个闪失,恐将严重危及蒋介石健康与生命安全。

  蒋经国乍听之下,也大吃一惊。心想孔令伟又在搞什么花样,她闯的祸事还不够多吗?万一真给医疗小组不幸言中,让那个洋医生骤然抽肺部积水,抽出了毛病,蒋介石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任呢?

  蒋经国当即答应去找宋美龄“敬禀”劝告。哪知道蒋经国不去还好,去了士林公馆,老太太一顿好比连珠炮地抱怨,迎面而来。宋美龄告诉蒋经国,她完全是希望蒋介石的身体能赶紧好起来,最好过完圣诞节和阳历新年,就能恢复正常上班,处理当局事务。这个美国医生,是孔家好不容易从美国以重金礼聘来台湾的,在美国,哈医师可是大大有名的外科权威医师,在美国的手术行程已经排到明年了,这次费尽唇舌请他破例从美国飞来台湾,到国外“出诊”,费用高得吓人哪!孔家预付了好多美金,动了好多唇舌,才请动哈医师的啊!

  六、结果事与愿违,宋美龄不由慌了手脚。

  1974年12月1日恰逢礼拜天,中午时分,宋美龄召集全体医疗小组,加上哈医师和蒋经国,一起开会的人将近二十人,在士林公馆的大客厅开会。会议首先由宋美龄讲了一段洋文客套话,赞美了哈医师一番,宋美龄发言大意是说哈医师来一趟台湾不容易,他在美国的行程都排满了,在台湾停留的时间有限,马上又要赶回美国,蒋介石的病情紧急,医疗小组要多听哈医师博士的专业意见,争取时间,为恢复蒋介石的健康共同努力。

  接着,宋美龄让哈医师发言,以洋人的身材而言,哈医师的个子不高,讲话时面无表情,只顾重新讲解一遍他的抽积水理论,哈医师讲英文的速度不快,可是他谈话的内容一大半部是医学名词,以蒋经国的英文能力,普通谈话闲话家常还行,遇到讲些比较抽象或是稍微专业一点的话题,他就仿佛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边了。因为他完全听不懂哈医师讲的医药专业术语,根本无从判断眼前这位洋医生究竟高明到什么地步,更难以分辨做背部穿刺抽肺脏积水存在什么风险。

  哈医师讲完话,会场一片沉寂,没人敢发言顶撞,或者发表不同的意见。宋美龄很清楚,在场的中国医师没有人会赞成肺部穿刺手术。她马上发言补充,她夹杂着一半洋文一半上海话说,哈医师讲得很有道理,不抽出积水,任由蒋介石的肺脏恶化下去,身体怎么可能变好。这积水里边肯定都是一些很毒的细菌,不把它们赶出身体,先生怎么可能好得起来?现在,蒋介石的肺叶有三分之二泡在这毒水里,每天靠氧气输管过日子,再不想办法把细菌抽出来,有再好的药也不成。

  宋美龄一边替哈医师助讲,眼神往会议桌边每个人脸上一扫而过。当宋美龄掉转她的眼神的瞬间,医疗小组几位“御医”不约而同地看着蒋经国,他们深切地期盼蒋经国能在此时发言,及时制止宋美龄一面倒的意见。然而,蒋经国却说,一切请母亲决定吧!

  听完蒋经国这句“一切请母亲决定吧”,医疗小组明白一切已经没有指望,连蒋经国都无条件投降了,他们只能坐着待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为了配合哈医师匆促的行程,宋美龄主持开会的当天下午,就由洋医生在士林官邸动手术。肺部穿刺手术不过是一项小规模的手术,不必动用手术刀划破皮肉,所以,手术不必大费周章搬到无菌室中进行。但是施行手术当天,宋美龄怕见血,不敢在床边看;蒋经国另有政务,到“行政院”办公去了;而医疗小组的医师们,则在一旁冷眼观察。

  哈医师国外出诊的时限已经届满,施行完手术不久,他随即收拾行囊搭机离台,哈医师搭的飞机刚起飞,士林官邸那群中国医师们的苦差事才刚要开始。手术完毕之后,当天夜里,医疗小组早先示警的预言终于成真。

  手术之后,蒋介石的病情立刻完全失控。当天夜里,蒋介石体温急剧拉高,高烧飙升到41℃,医疗小组急得手忙脚乱,士林官邸内气氛空前凝肃,原本拍板决定施行肺部刺穿手术的宋美龄,也慌了手脚,至于那位洋华佗,已经收了巨额的诊疗开刀费,搭乘飞机飞往美洲的新大陆途中。

  七、蒋介石死亡之谜,蒋经国了然于心。

  原本极力吹嘘洋医师医术高明的宋美龄,以及对外号称是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这下全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时之间全慌了手脚。一位高级侍卫官员,日后不讳言地引述“御医”们的说法称:“虽然夫人是好意,但却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宋美龄和“女儿”孔二小姐内心是否歉疚自责,外人无从得知。

  而宋美龄对于这位引介“洋和尚”哈医师的孔二小姐和他的哥哥孔令侃,却格外“施仁”,从不责怪,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当然,宋美龄心里明白她们兄妹是闯了大祸的,可又碍于面子,不敢自承错误。“医疗总顾问”总算搞清楚,医疗小组医师们不赞同抽积水的道理。“医疗总顾问”暂时收敛了好一阵子,再也不敢提议延请“西洋神医”的馊主意了,可是,千古大错已经铸成,悔时已晚。

  八、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

  蒋介石施行肺脏穿刺手术,是1974年12月初的事。不想仅仅过了四个月,蒋介石便病死在台北士林官邸。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突感腹部不适,泌尿系统失灵。医生认为蒋的心脏功能欠佳。傍晚8时15分,蒋介石的病情极度恶化。医生发现蒋的脉搏突然转慢,于是急用电话通知蒋经国。当蒋经国赶到时,蒋的心跳已不规则,血压下降,情形甚危。当即医生施行人工呼吸,乃至运用药物和电极直接刺入心肌,刺激心脏跳动,心脏与呼吸恢复正常。但几分钟后,心脏再度停止跳动。11时50分,蒋介石双目瞳孔放大,经抢救无效,这位统治中国内地二十二年之久,又在兵败台湾后偏安了二十六年的蒋介石终于撒手人寰,魂归西天,享年八十九岁。

分享到:

上一篇:揭秘:昔日世界上最豪华的邮轮【组图】
下一篇:揭秘毛主席亲自指挥的神秘“超级特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