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测试者的身体将快速使用RNAi过程来消除病毒,这一过程会发生小分子干扰RNA(siRNAs)来杀死疾病......
科学家们无法证实哺乳动物使用RNAi来杀死病毒,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正是Ding之前对植物、线虫和果蝇的研究帮助他发现了其中的关键:病毒一直借助蛋白质抑制我们体内的杀毒机制,以此欺瞒我们细胞内的天生性防御。将病毒的抑制蛋白去除后,Ding的研究发现,测试者的身体将快速使用RNAi过程来消除病毒,这一过程会发生小分子干扰RNA(siRNAs)来杀死疾病。



在对年轻老鼠的试验中,所有感染野田村病毒(Nodamura virus)的测试鼠都会死亡,但是当研究人员从病毒中去除B2抑制蛋白后,受感染的老鼠开始产生大量消灭病毒的siRNAs,并且存活下来。

20世纪80年代末期,当来自中国的Ding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念研究生。他在一次讲座中了解到感染植物个动物的病毒基因事实上非常类似。他说道:“这就使我认为植物和动物中必然存在共同的抗病毒机制。”Ding在1995年的一篇论文中提出,2b和B2蛋白质被用于抑制宿主的抗病毒防御。1996年Ding的研究团队发现植物中的2b蛋白质确实抑制RNAi的抗病毒性能。所有与2b蛋白质相关的病毒虽然有着有限的序列相似性,但是却都拥有抑制活性的能力。2000年12月他成为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教授来测试他的另一半假设:兽棚病毒的B2蛋白质是否会抑制动物宿主的RNAi?

尽管RNAi被认为是植物中一种主要的抗病毒机制,但是很少有用人认为它也在动物王国中成立。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Ding的研究发现,去掉B2蛋白质之后,宿主会产生大量的siRNAs并且快速摧毁病毒。这些发现已经为找到对抗危险人类病毒的新方法打开了大门。Ding的下一个目标是筹集500万美元,并耗费5年时间研究人类病原体细菌的新疫苗,比如说登革热等。他说道:“人类如何对抗病毒性感染或许就是我们一直忽视的问题。在我们体内拥有许多不同的抗病毒机制,但是RNAi功能或许是最重要的抗病毒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