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新技术,教育何去何从

2015-01-08 00:30:55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点击:

随着手机与手持设备变得日益流行,儿童越来越多地在没有成人监管的环境中使用互联网。(资料图片)

2014年,以“慕课”为代表的在线学习持续火热,但也呈现得更为理性。随着今年越来越多的国内高校加入“未来学习”(FutureLearn)等国外在线教育平台,国内也在反思——与新技术“联姻”,教育已经走到了哪,又该何去何从?

近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发布最新报告——《2014影响教育的趋势聚焦之——无限连接:教育与新技术》。报告分析了信息与通讯技术为教育带来的机会与风险,同时展望了技术与教育的未来。本版对之进行解读,以期为国内教育与新技术融合提供国际借鉴。

——编者

“‘信息与通讯技术’(ICT)在过去40年发展迅速。”《2014影响教育的趋势聚焦之——无限连接:教育与新技术》表明,“信息与通讯技术”不仅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改变了我们沟通、工作与社会化的方式,而教育在确保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技术世界带来的收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困境:从机会鸿沟转向使用鸿沟

“信息与通讯技术”是指大量的可以连接互联网的各种技术,如计算机、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以及运行这些设施的相关软件。在过去10年,有关“信息与通讯技术”应用(如户均计算机拥有量、全球网络流量和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等)的所有指标都在增长,有效消除了接触计算机者与没有接触计算机者之间的第一条数字鸿沟。然而,第二条数字鸿沟却已经在那些积极拥抱技术的人与滞后的人之间形成。

这一鸿沟形成的部分原因可归于代际因素。经合组织“成人技能调查”结果显示,平均而言,16至24岁年轻人比他们的年长同事更擅长在技术丰富的环境中解决问题。然而,在许多其他国家,大部分成人不具备充分的“信息与通讯技术”问题解决技能,这意味着他们错过了本次评估或者不能参与评估,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使用过计算机。在爱尔兰、波兰和斯洛伐克,有30%至50%的成人属于这一群体。

然而,这一数字鸿沟不仅仅由代际因素造成。有8%的16至24岁年轻人也不具备充分的“信息与通讯技术”技能。而且,不幸的是,那些来自弱势家庭背景的年轻人,更可能在使用新技术方面不自信或者不熟练。同时,“信息与通讯技术”使用方面还存在性别差距。例如,女孩比男孩要弱。

新风险:儿童缺乏预见相关风险的能力

随着手机与手持设备变得日益流行,儿童越来越多地在没有成人监管的环境中使用互联网。新技术为儿童带来的新风险包括与消费者相关的风险(网络欺诈和推销等),与协议相关的风险(网络欺凌等)以及与隐私相关的风险(与个人信息保护相关的问题)。具体如下:

首先,广告与推销。自2005年以来,互联网上的广告增长迅速。互联网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广告媒介,而25岁以下人群更是广告的目标群体。其中,为儿童带来的风险包括可能接触与儿童年龄不适合的广告,例如烟酒或性等。即使适合年龄的推销也可能存在问题。因为作为儿童,尤其是最年幼儿童,他们不具备鉴别广告真实性的能力。

而且,儿童批判性吸收广告信息的能力没有成人完善,即使那些正规广告也有可能让他们迷惑。最近的研究证实,儿童记得大量不健康的广告内容。因此,学校、政府和社区必须合作,培养他们的应对能力。

其次,网络欺凌。网络欺凌包括各种不同的在线欺凌形式,如发威胁性电子邮件,复制私人对话并传给别人或者在社交网站上不断侮辱别人等。各国网络欺凌盛行程度差异很大,但一项欧盟最新研究表明,平均而言,有6%至9%的16岁欧盟青少年在网络上被欺凌过。

即使网络欺凌并未对身体上造成实质性伤害,但负面影响极大。相对于面对面欺凌而言,网络欺凌被更多人围观,而且网络欺凌并不局限于上学时间。对此,学校应该采取行动预防网络欺凌。

最后,隐私安全。尽管一些社交网站,例如脸谱网、快照聊天网以及照片分享网,用户最小年龄约为13岁,但许多更年幼的儿童正在申请加入网站,而且为了获得新信息,他们未经家长同意就输入大量个人信息。年轻人需要意识到在网上泄露个人信息,不管以图片、视频还是信息形式,都存在风险。

面对这些隐私风险,儿童显得尤其脆弱,因为他们通常没有认识到潜在的后果,也缺乏预见相关风险的能力。学校可以在应对这些问题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技术变革的速度让学校很难了解最新问题的状况,因此学校与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人部门合作,提供一个对该问题的共同回应非常重要。例如,微软正在实施一项“企业社会责任计划”,让技术专家到课堂,专门就网络安全与隐私问题做专题讲座。

新学习:社交网络被传统课堂创新应用

不可否认,“信息与通讯技术”改变了我们生活的许多方面。对于教育政策制定者而言,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信息与通讯技术”是否也改变了我们学习的方式?当然,“信息与通讯技术”为创新与合作学习提供了大量机会。通常在传统课堂上被认为是学习障碍的社交网络可以被创新应用。具体如下:

第一,虚拟学校。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虚拟中学开始在北美出现,并迅速扩大到其他国家,如中国、韩国和德国等。在美国,这一趋势受到“在家受教育”运动的驱动。而在亚洲国家,虚拟学校通常配合传统学校,为学生提供额外的教育体验。虚拟学校通过远程学习方式提供部分或全部学分课程。虚拟学校的运营形式多样。

第二,在线高等教育。目前,大多数大学正在使用在线数据库、在线杂志和主题搜索引擎开展研究。最大的变化之一是传统大学的虚拟化。一些大学将“信息与通讯技术”的应用作为最终实现整个大学虚拟化的第一步,例如加泰罗尼亚开放大学。同时,传统的远程大学转型也是一个重要趋势,例如英国开放大学。此外,一些工具,如“慕课”(MOOCs)提供完整的、开放的大学在线课程。

“开放教育资源”(OER)是另外一个在线学习工具。与“慕课”可能收费不同,“开放教育资源”的获得没有任何成本,同时因为使用开放的文件格式,所以允许使用者评价、编辑并重新发布学习资料。一些传统大学一直将“开放教育资源”视为扩大教学的重要手段。例如,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课程仓库平台”免费提供2150门课程。

然而,在线教学与学习是一个迅速变革的领域。与早期学校的技术投资类似,在线教学通常受热情和承诺驱使,而不是基于证据的政策引导。大学面临的风险是,大规模投资于在线学习不一定带来学生成绩的提高,因此他们必须认真权衡这些投资,考虑这些新计划对于高校整体战略愿景的影响。大学不能简单跟随市场和最新数字技术提供的可能性。

新阻碍:在线学习质量差且更适合成人

经合组织研究发现,“信息与通讯技术”的应用不能等同于提高学习成绩,但是“信息与通讯技术”能够为在线教育创新提供大量机会。在系统层面,欧洲各国学校和课堂正通过欧盟实施的“数字结对计划”,促进学校合作,而在课堂层面,“信息与通讯技术”通过适应技术促进个性化学习。同时,“信息与通讯技术”也扩大了弱势家庭学生以及生活在偏远地区学生的教育机会,并能提供文化交流的独特机会。此外,大数据在教学和教育管理中的应用,有可能带来制度与过程的革命。

颇为无奈的是,尽管“信息与通讯技术”存在革新教育的潜力,可它依然没有在教育中广泛使用。那么,教育中采用新技术的障碍是什么?

担忧之一是,中学生没有为这种灵活和个性化学习做好准备,因为这种学习方式更适合成人。而且,许多学生尽管能够接受各种数字媒体,但不喜欢在线学习的方式。

认为在线教育质量差也是担忧之一。的确,当前在线高等教育比传统教育保留率差。最新一项美国高等教育机构调查发现,近3/4的调查者认为,在线课程保留率低是阻碍他们选择在线学习的重要障碍。同时,在线学习监管问题仍然悬而未决,而且最佳雇主对于在线教育学历的认可程度也限制了在线教育的发展。(唐科莉 编译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报》2014年12月3日第9版


分享到:

上一篇:国外如何开展安全教育
下一篇:基础教育如何走出“国际范儿”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