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学习:重塑教育的世界抉择

2015-01-08 00:30:40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点击:

英国开放大学前校长约翰·丹尼尔曾经提出,教育成本、教育质量和教育机会是支撑远程教育与开放学习的“铁三角”。图片来源:名为“mbafrog”的国际网站

伴随着信息化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趋势,利用远程教育手段有效推进开放学习,为社会各类成员提供有质量保障、丰富便捷的学习机会,已经成为国际和国内社会远程教育创新实践的关键领域。

为此,10月26日,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和北京开放大学合作举办以“开放学习:重塑教育的机会、质量和成本”为主题的“2014开放学习国际论坛”,并得到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协会的指导。——编者

“今年夏天,在一所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我见到了一种非常现代化的藏书技术。图书馆里有一个机器人,可以在2秒之内找到读者想要的任何书。”本届论坛现场,美国新媒体联盟首席执行官拉里·约翰逊讲述了自己在澳大利亚的一次经历。他表示,在这个图书馆里,人们不仅藏书,还在此工作、学习和思考。拉里的话刚刚落地,现场就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好奇声与共鸣。拉里随后感慨地说,在该图书馆内,他一直在思考,教育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当前的开放学习。

远程教育正在面临新的挑战和洗礼

认识开放学习始终绕不开探讨信息技术和教育的深度融合。在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看来,互联网的发展分为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信息互联阶段,主要是解决人类知情权以及平等的参与权和表达权需求;第二个阶段为消费互联阶段,主要是给人类的物质消费提供服务,例如电子购物等;第三个阶段为生产互联阶段,主要服务于人类就业和事业发展;第四个阶段为智慧互联阶段,帮助人类实现对知识和精神生活的追求;第五个阶段是生命互联阶段,满足人类健康长寿的愿望。其中,人类主要处于信息互联阶段,并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而第四个阶段可能是网络教育或者信息技术与教育尝试融合的阶段。

历史上,英国开放大学前校长约翰·丹尼尔曾经提出,教育成本、教育质量和教育机会是支撑远程教育与开放学习的“铁三角”。而随着教育技术推动开放学习的发展,这个“铁三角”正在经历变化。论坛现场,北京开放大学副校长张铁道研究员认为,“慕课”首先改变了优质课程资源的便捷提供,教育质量的诸要素和质量标准也相应发生了显著变化,资源共享、风险分担更是直接改变了教育的投资动机和利益分配机制。显而易见,国际国内远程教育正在面临新的挑战和洗礼。

“‘慕课’发展过程中关键不是平台技术,而是商业模式如何运作。”李志民指出,没有可持续的商业运作模式,“慕课”将无以维继。如果不能盈利,政府就得投入,但如果能够盈利,“慕课”就可以自我循环和自我发展。因此,关键是在线学习文化的营造,让学习者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和花钱,让在线学习成为有价值的学习,而不是仅仅因为好玩。然而,李志民感叹,如何让人们成功地参与在线学习需要长期培养,而且信任问题、考试评估、新的教育管理评价体系和证书如何被社会广泛接纳等,都是当前面临的挑战。

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质量考验开放学习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开放学习:重塑教育的机会、质量和成本’,而过去两年我们学校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学院院长兹维·加利尔表示,佐治亚理工学院正在践行如何以更低的成本实现教育机会的扩展。

作为举办全在线硕士学位课程的先行者,佐治亚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在线硕士学习项目在去年4月启动,并于今年1月15号正式开通运营。该项目与名为“Udacity”的美国在线教育公司和名为“AT&T”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合作。兹维·加利尔表示,与“Udacity”合作,在于其课程质量较高,在线教学基础设施完备,而且“慕课”经验丰富。由于处于尝试阶段并需要实践检验,计算机科学在线硕士课程项目学费在6600美元,而合适的学费可能会在8000美元左右。

众所周知,美国凤凰城大学的接收程度非常高,因为街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报名。然而,在兹维·加利尔眼中,创造一个高质量的产品并不是很难,但必须认识到最重要的因素是质量,包括学生质量和服务质量等,而佐治亚理工学院正在非常努力地解决这个问题,并希望能够将规模扩大。为此,学院希望入学的学生必须有相关的知识,而且必须有准入的门槛才能进行学习。学院希望学生每天都能提出问题,并且这些问题都不雷同。同时,兹维·加利尔不断强调,其校在线硕士项目所有课程都需要进行评价,并通过评价改善质量,而未来这种开放学习的发展难以预测,但不会停止探索花更少的钱获得更优质在线教育的实践。  

“我并不觉得‘慕课’对于世界上的开放大学群体来说是多么新的东西,因为其在教和学的方法上并没有任何创新。”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助理陈丽表示,作为远程教育的先行者,开放大学必须思考教育的价值正在发生改变,以前提供在线教育收钱,但现在“慕课”让内容免费,因而必须思考教育中什么最有价值。然而,陈丽强调,开放大学的学费不一定非得低廉,“一分钱一分货,好的服务一定是高成本的。例如英国开放大学法学专业学费为1.45万英磅,而牛津大学法学专业学费也只有1.4万英磅。开放不是我们特有的优势,传统高等教育已经跟我们来竞争这样一个市场,因此我们必须走差异化发展道路”。

中国开放学习需要走向标准化和小班化

“中国的开放学习应该说从上世纪就开始了,主要是以广播电视为载体的远程教育。”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钱一呈表示,2012年北京开放大学等3所中国的首批开放大学正式挂牌,体现了我国政府对开放学习和建设开放大学的高度重视,希望借开放学习为更多人提供教育机会,也更加体现教育的公平性和普遍化。

那么,这3所开放大学目前在开拓中国开放教育方面应该何去何从?北京开放大学校长胡晓松研究员表示,英国开放大学和美国凤凰城大学等的经验值得借鉴:

首先,它们实现了信息化、标准化和小班化。质量的提高一定要把信息技术用好,而没有标准化将难以完成。因此,它们将自己课程的学分标准化,授课的班级标准化,并且都往个性化的方向走。目前,有人质疑网络教育质量能否超过面授,而美国凤凰城大学实践表明,从注册购买图书、课程实验到毕业典礼,都可以在网上进行,而且取得了学生和社会最好的满意效果。

其次,严师出高徒,使课堂有用有效。它们把社会上的优质资源、行业专家通过一套科学的方法,通过教学设计,通过基于技术的深度融合把他们凝聚在开放大学的平台上,会聚更多的人,然后惠及更多的人。凤凰城大学通过会集了1.8万名兼职教师使75万人受益,英国开放大学会集了300名教师使200多万人受益。

最后,学分认证。在凤凰城大学官网上,能够看到其有300多个正式的学习成果认证联盟,也就意味着他们和300多家企业有学习成果认证协议。英国开放大学做得更好,因为其整合了英国所有智力支持机构。

“其实在实现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过程中,任何机构都面临挑战,扩大教育机会,往往会损失教育质量,并导致成本提高。”胡晓松总结表示,然而由于互联网强调公益精神,并强调开放的本质和资源的共享,使我们在保证高质量、高水平的过程中实现成本的降低。

无论如何,开放学习,需要教育做的是开放。正如拉里语重心长地在论坛上所强调的,“我们要开放,要尝试新的事物。当你失败的时候,要不断地进行尝试,并要勇于承担风险。同时,要找到非常规的智慧,因为当机会就在前面时,我们要找到方法”。世界呼唤开放,而中国的教育系统,必须迎接开放学习的挑战,也必将在开放中重塑自身的办学能力。(记者 黄金鲁克)

    《中国教育报》2014年11月12日第9版


分享到:

上一篇:文化创意海归如何顺势而为
下一篇:教育治理:经合组织“有话说”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