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焦点 > 正文

山东蓬莱致12死事故调查:一辆乡村校车的死亡之路

2014-12-30 20:25:58   来源:北京青年报   点击:
原标题:山东蓬莱致12死事故调查:一辆乡村校车的死亡之路

通报称,四村幼儿园非法从事接送学生活动已有近3年时间

蓬莱市殡仪馆,车祸遇难幼儿的家人怀抱幼儿痛哭流涕

事故发生地,“校车”行驶的路线存在爬坡视觉盲区 摄影/本报记者 孙静

导读:11月19日7时31分许,山东省蓬莱市新机场连接线一处路口位置,一辆运沙工程车与一辆接送幼儿园孩子的面包车相遇后,双方躲避不及,工程车侧翻致使一车黄沙将面包车掩埋在下面。事故造成12死3伤,死亡者中有11名为该市潮水镇四村幼儿园儿童。

目前,涉事幼儿园负责人张润红、“校车”车主郭某,以及大货车司机均被当地警方控制。据官方介绍,该面包车为8座客车,事发时实载15人。涉事货车属运沙车,也涉嫌超载。山东省安监局等部门正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

22日下午,幼儿园家长们陆续接到了电话通知,让火速赶到幼儿园办公室签署两份安全责任须知,以确认今后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安全事项。而家长们最关心的复课时间,则要等到这次“全市幼儿园安全大检查”结束之后。

尽管这次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尚未作出,但11条幼小生命的骤然殒命,仍引发了社会对乡村校车安全的再一次强烈关注。

执行冬季作息时间

11月19日早上7点,天刚亮透。 6岁的萱萱(化名)跟同村小伙伴来到峰山朱家村口。当天萱萱的家人有事,拜托了一名邻居顺路送她到村口。几分钟后,陆续又来了三四个孩子,他们都要在这里等待“校车”和萱萱一起到潮水镇的四村幼儿园去。

萱萱的舅舅姜先生回忆,往常,来接孩子的面包车会在约6点50分到达村口。从这天起,幼儿园开始执行冬季作息时间,“这样娃娃们就可以在家多睡上半小时”。

约7点10分,一辆灰色、贴有反光膜的金杯面包车准时出现在村口桥边。“这辆车从外观看,就是一辆普通的面包车。”姜先生说,面包车没有任何校车标识信息,因为贴着深色反光膜,最开始他甚至没注意这辆车接送的是幼儿园孩子。

知情人称,这天开车的是住在附近郭家村的村民张爱敏。近段时间她同丈夫靠跑出租为生。车辆登记信息显示,这辆面包车去年上的牌子,还是辆新车。张爱敏的大姑子郭女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为四村幼儿园接送孩子应该是这两年接到的一单固定生意。“弟媳妇外向能干,生意是她跟幼儿园园长谈成的。每天,弟媳妇天不亮就出门,有时弟弟轮换。其他时间,这辆闲下来的车在跑出租”。一位坐过张爱敏车的街坊告诉北青报记者,“女邻居车开得挺稳当”。

姜先生记得,按照接送路线,峰山朱家村是第二站。第一站是大柳行镇道头村,距离幼儿园约有13公里路程。下一站是小雪村。

小雪村一名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附近的大雪村原来有所幼儿园,但前几年因为建新机场,周围的村子被拆得七零八落,幼儿园全搬走了。“附近村子的娃娃只能到潮水镇上了”。这位村民介绍,由于路远,部分家长只能选择有车接送的潮水镇四村幼儿园,而每月的车费为150元。

校车是个吸引力

有官方数据显示,当天14名偏远村庄的孩子挤进了这辆8座的面包车中。萱萱在第二站上了车。如果一切顺利,十个月后她将成为一名小学生。“其实家里年初将她转到四村幼儿园,也是为了明年幼升小方便。”舅舅姜先生说。此前,萱萱是在离家更近的邻镇就读。

姜先生回忆,这辆所谓的校车上确实有点挤,但都有座。“出事那天,副驾驶位上就坐着三个孩子”。

他事后打听到,今年年初,需要接送的孩子有七八个。9月新学期开始,附近村子又多了几个要坐车的。“家长们都知道这个情况,但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在交通不便的农村,幼儿园里有校车接送是个吸引力”。

幼儿园附近村民回忆,按往常,这辆面包车7点半左右就能载着娃娃赶到四村幼儿园门口,然后,一个个小脑瓜从车门探出来,叽叽喳喳地走进铁栅栏门。门口,他们有时还会与家在附近的小朋友碰见,这些孩子都是家长骑着自行车、电动车或者蹬三轮送来上课。旁边超市老板记得,进校门前,还会有小朋友到超市来买零食吃。

这天的事情并未向姜先生预想的方向发展。7点31分,在新机场连接线与当地战备路的交汇处,一辆运沙工程车与张爱敏驾驶的面包车相遇后侧翻。一车黄沙将车中的15人掩埋在了下面。

截至昨日,官方仍未公布事故原因及责任认定结果。蓬莱市公安局副政委栾景蔼此前向媒体介绍称,据现场勘察情况来看,事发时,砂石运输车正从南向北行驶,突与面包车相遇,在双方躲避不及的情况下,货车侧翻,车上运载的黄沙将面包车掩埋在下面。警方还介绍,涉事面包车为幼儿园负责人所雇用,核载8人,实载15人;而涉事运沙车,也涉嫌超载。

压成了“一张饼”

多名目击者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都不约而同地用了“太惨了”三个字来形容当时的现场。而目击者拍的现场照片显示,面包车约三分之二被黄沙掩盖,车顶中部被砸严重变形。右后侧车门从上方直接被掀开,黄沙将车门压得半弯。车门内侧,一名小男孩呈仰躺姿势,露出半个身子,他穿着蓝色牛仔裤。车尾右侧,一名扎辫子的小女孩面朝下趴在座椅上,身后有个粉色书包。

车祸发生约十来分钟后,在潮水镇开旅馆的孙先生正开车经过此处。当时警察、急救医生、消防员还未赶到,挖掘机已经在挖沙。现场围着十来个人。

孙先生远远看到,运沙车的车斗压在顶部,面包车几乎被压成了“一张饼”,车头及左侧车身被压瘪。他观察,车尾部情况稍好,一个“长得可漂亮”的小男孩腿部被卡在座位下,头部流着血,木木地趴着。车内没有声响,也没有孩子的哭喊声。“瞅着那个娃娃应该能保住性命。”孙先生不忍再看,驾车离去。他当时还不知道车内的孩子人数。消防赶到后,破拆掉车门,将孩子们抱出。

【1】【2】
下一页
分享到:

上一篇:社会调查:青少年暴力事件频发令人关注
下一篇:24岁女教师以死相逼求复合 不满被分手扎死男友

热门推荐